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妈妈的故事  

2010-09-06 10:43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妈和二人转有段缘

 

     中午吃饭时,我和妈妈提起姜昆要来梨树开东北二人转研讨会了,妈说这是好事,然后骄傲地说咱梨树可是二人转之乡。老妈就是梨树人。七十岁的老妈,讲起了她和二人转的一段渊源,讲起了她还是十多岁女孩子时候的梦想,眼睛闪亮……
    那时候,妈的舅爷是戏迷,和县城唱二人转的有联系,挺疼爱妈。他带着妈去看二人转。妈一下子就被迷住了。花花绿绿的衣裳,满头的珠子,连扭带跳的人儿,好听的曲儿,妈觉得那个舞台怎么这么好,神仙也就这么开心吧!一个月后,县剧团开始招二人转演员了。妈妈得了消息,乐得没法。要是能离开家,就不用看二叔二婶的脸色了。学二人转是要交学费的,每个月五块钱,妈妈犯了难。妈妈的舅爷打了包票——这钱我出。妈连忙告诉舅爷,学成一出戏,能上台时候就不用交那五块钱了。
    妈妈的舅奶奶也支持妈妈去学戏,她念叨行行出能耐,啥高贵低气,能赚钱就是本事。
    和妈妈一起去报考的是邻居的黑丫头和她的小女婿。黑丫头妈妈是瘫痪,父亲是哮喘病,招了个这个姓霍的小女婿养老。三个人乐颠颠去了县城。题目很简单,唱个歌、掰掰腿,看看身材柔韧性,妈妈和小女婿都合格了。黑丫头矮而黑,又笨,人家没咋相中,但透出个话,多交两钱也能收下。
    二姥爷原来不知道我妈妈报考二人转这事。赶巧了,那天他和黑丫头的爸吵起来了,二姥爷本就是火药筒子,怎瞧得起喉搂巴相的人,他讽刺黑丫头的爸:啥人家,不学好,让孩子去当戏子,下九流的东西。黑丫头的爸听了这话,自然是反唇相讥:你家好,你大哥的二丫头也去报了……
    不像现代人报考艺术院校的人是趋之若鹜,推不开搡不开的。现代的明星、演员,是艺术家,是被社会认可和尊重的,那时代不同,价值观是根本不一样的。那时候也就刚解放没两年,演员在大家眼中还是没什么地位的。旧社会过来的人,一般觉得唱戏没什么出息的。
    二姥爷听了,脸臊得没处搁。二话没说抬腿就往家去,屯子大,他大老远就开骂。进了屋,看见妈妈正在箱盖子上写作业。“你也报二人转了?”妈妈仿佛听见一个炸雷响在耳畔,一哆嗦,回头就一句“咋了?”二姥爷掉头就奔灶台就去找烧火棍子。“让你不学好,学唱戏,哼,我打断你腿,大不了以后养个瘫巴!”呼天喊地的,大家都害怕了,都前抓后挠地去阻挡。
    这么一闹腾,学二人转这事情就被撂下了,谁也不敢再提。妈妈的舅爷对二姥爷因此还颇有看法,但也不好再说什么。黑丫头爸被二姥爷骂过,思前想后,也就没让孩子去学。
    妈妈常夸赞我会写字有内秀,实际上,比起妈妈的嘴皮子,我是小巫见大巫。我们家人都认为妈妈这辈子就该干一个行当——说评书的。要真是那样,没准能和单田芳、刘兰芳他们齐名。但我还是头次听说妈妈差点没当二人转演员。
    妈妈说到这时候,很遗憾的样子。我说妈你咋还不知足,学戏就能成啊?她说和我们一起去报考的真有出息的,说了几个名字。我问董孝芳认识不,妈妈说知道,那时候董孝芳也就二十多岁。妈妈提及自己在中专、单位都是文艺队的,跳舞好着呢。什么五朵金花、春到草原、苹果花开,新疆舞、蒙古舞,抖肩甩脖的,妈全会,说到这,她一脸得意。我泼她冷水——没听你唱过。妈说那时候小,没变声呢,嗓子要多高就有多高,要是有明白人指点,没准真成艺术家呢!

 

烧纸

 

    今天是七月十五鬼节,妈说她昨天晚上给五个人烧了纸——她的爷爷、奶奶、妈妈、爸爸,还有我老舅。她说把她二叔二婶都给刨除了。我问她为什么啊?她说她以前都给烧的,想起一些往事,一生气,就不给烧了。
    妈妈是梨树人。大房身小烧酒,现在也很有名,她就出生在大房身公社海青大队。我的姥爷是杏山供销社第一任经理,他那时候住在单位,一个月才回家一次。两大家子人,都是妈妈的二叔在当家。我姥姥老实温顺,做不了主。二姥泼辣又重男轻女,所以妈妈没少吃苦头。妈妈从小就瘦弱纤细,一个字,白,一白遮百丑,虽然不是漂亮女孩子,却爱唱爱跳的。但妈常受欺负,整天哭咧咧的。姥爷有一次给妈妈买了个皮球,和我们小时候玩的那种皮球一样的,土黄色,上边有两道杠线。妈这个高兴劲啊,怎么也玩不够,拍几下就擦擦灰,睡觉时候就藏在被窝里。被二姥爷知道了,一大家子人,孩子一大帮,姥爷这么偏心,偏给不起眼的二丫头买这么个玩意,什么意思,到底谁当家啊?二姥这么一夹纲,二姥爷来气了。他抢过了妈妈的皮球。先是使劲地拍,一拍皮球就弹得更高,二姥爷的火气就更大了。眼睁睁,二姥爷在妈妈的面前,就一直踩,一直踩,直到踩碎了那只皮球。就像死了自己最好的小伙伴,妈妈从那时候起就恨上了二姥爷、二姥。
    妈又说,恨她二叔还可能更早些。那是妈八九岁时候,有一次,二姥爷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了,非让小小的妈自立干活——背一袋小米。妈说不清楚那袋米到底有多沉,十斤?二十斤?妈本就瘦弱,看了这么袋米,心里这个怕呀!勉强地拎了一下,赶忙又撂下了,咧咧嘴就想哭。二姥爷来气了,丫头蛋子啥活都不能干,养着什么用,整天还哭咧咧的。妈的哭是有名的,没人知道小小的人儿,怎么有那么多的眼泪,谁使脸子了哭,摔了哭,爬起来还哭,写作业写不出哭,边写还边哭,哭是不需要理由和情境的,眼泪说来就来,妈说到这自己也抿着嘴笑了。我妹妹小时候也遗传了妈妈哭这个毛病,我是领教过厉害的,那眼圈说红就红了,小脸蛋也从白净的转眼就红,眼泪刷刷地下,弄得我那时候是心疼得要捧起来……
    二姥爷吼起来,不许哭,背!妈把袋子放到肩膀上,一个趔趄,摔倒是没摔,米袋子簇溜就滑到地上了。袋子也不结实,一下就开线了。妈边哭边蹲下去,用纤细的手指头摆弄着开了线的线头,不知如何是好。米撒得哪都是,妈想去收,被二姥爷一脚就卷到一边去了……
    妈一桩桩一件件地数落着二姥爷的罪过。我问那怎么连二姥也恨上了呀?我记忆中的二姥爷是个干巴老头,蜷在火炭盆子跟前抽烟,没什么能量和火气了。而二姥则一直干净利索的,往我手塞好吃的,挺热情的人啊!妈说你二姥总夹楔促坏,不喜欢,他们是一伙的。妈说这话时候一派天真。几十年前的恩怨了,也难为她还记得这么清楚。
    我打定主意,明年我给家人烧纸送钱时候,也给二姥爷二姥代烧点,薄点烧着,谁让他们对我妈妈不好呢,再说他们的大军官儿子兴许给他们送一大车钱,二姥爷二姥不在乎我们这点儿小心思呢!

  

相亲


    妈和我提过她年轻时候相亲处对象的事情。
    妈中专毕业就上班了。妈家成分是中农,我姥爷当供销社经理,也算是面上的人,家相比来说不算穷,就不管妈要工资了。妈有几个闲钱,正是年轻女孩子爱美时候,衣服一套套地买,的确凉啊什么的,穿回农村老家,故意在她二叔二婶面前显示,穿两次就送妹妹。妈爱照相,大辫子,扎着绫子。照片一沓沓子的,老式影集。后来照片都被我和妹妹今天撕一张明天丢一张的玩丢了。
    到了该结婚的年纪,妈开始频繁地相对象,什么当兵的,当工人的,当医生的,高不成低不就,年纪就慢慢大了。妈一开始没相中我爸爸。我当时听来很差异,妈虽然爱美,却不漂亮,没我爸爸好看啊!怎么还相不中我这么优秀的爸爸呢?
   爸是大学毕业分到小学当老师,那时候知识分子是臭老九,没人稀罕。再说爸家也实在太穷了。爸爸兄弟姐妹7个,全家11口人,只有爷一个人有工资。用我妈妈话说,面袋子抖索抖索都得熬汤喝。爸爸中年以后是越来越有官样,发福了,很精神。年轻时候却营养不良,瘦得是皮包骨头,而且黑黄黑黄的脸色,也难怪妈相不中爸。
    但爸有文化,对人彬彬有礼,工作还卖力,很有人缘。介绍人非常看好我爸爸的才气,再三要求妈妈还是跟爸处处吧。妈妈看在介绍人的面子上,勉强答应了。她打了主意,骑马找马。所以当别人要给她介绍对象时候,她就又去相看了。
    这次别人给她介绍的是个医生。该人很热情,热情到轻佻了。那天,妈找了几个女同事陪着去的。医生一见来了一帮女生,花枝招展的,一高兴说了句——全来了啊?全来我也招架不住啊?到底哪个是啊?  其实这话问的也不算有毛病。但妈妈却不高兴了。
    爸爸人老实,挺受尊重。妈妈同事们看不过眼了,把妈妈偷偷去相亲的事情告诉了爸爸。用妈话说她是激起民愤了,同事都七嘴八舌数落她,人家老宋人多好啊,你吃锅占碗的,还挑剔啥。爸爸听了笑了,很大度地说不许有下次了,就这么原谅了妈妈。
    妈知道自己理亏,再一比较,还是这个男人大度有男人样,还是好好处吧,别起歪心了。
    妈说她印象最深的是他们结婚前的某天,他们买了一斤血桃。那桃子大而甜,血红血红的,真馋人啊!可家里人口太多,他们一商量就没往家拿,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吃的。爸爸是今生第一次吃血桃,也是最甜的一次,贪婪的吃相妈一辈子都记得。结婚是妈给爸爸买的手表。爸说他娶了个地主,知足。
    以前我一直认为妈是属羊的,比我爸大一岁。早听说属羊的女人命不好,我心里暗暗担心。爸调侃妈是七月的羊,有草吃。妈说掉毛。那年大姨来我家,念叨我妈是属蛇的,我去问妈。妈说登户口时候不知道谁给报的,晚两年退休挺好。我这才知道妈比爸爸大三岁。后来我嘴欠,忍不住告诉了爸。爸爸说女大三抱金砖,问妈是不是打算瞒他一辈子。妈尴尬地笑了。
    几十年的风雨,他们一路走来。妈是恋家的女人,嫁给了爸,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家中,投入到我们的身上。她不怎么回娘家,基本上算是她父母的不孝女,但却是我们最伟大的妈。爸爸六十六岁生日那天,妈说下辈子还嫁爸。中国式婚姻大多是打到老和忍到老,而妈妈是一个女人一辈子认定了一个男人,无怨无悔。写到这,我眼泪掉下来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