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反扒急先锋  

2010-11-07 09:23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反扒急先锋
----------铁东公安分局市场治安管理大队打击绺窃案件纪实
   
      铁东北三农贸市场里,几位业主在闲谈。一个说:市场摆摊这么多年了,真奇怪,最近一个小偷都看不着了,偶尔来了,溜达一圈就急忙走了,面孔熟悉的老贼都不来了。另个说:可不是,以前三三两两的,来回在这兜,象鬼子扫荡似的,咱老百姓看见了也不敢吱声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一位中年妇女抑制不住兴奋的表情,抢过话头:咱铁东公安分局新成立个市场治安管理大队,主要就是打击绺窃,抓小偷。不光咱们市场,各早市、商场,咱铁东区小偷都少了,那帮家伙一定是听着风声紧都溜了。
       听了这话, 一幕幕象过电影一样,在我眼前掠过。
      前年,我在这个市场买了棵白菜,为的是破开一百元钱,也就三两秒钟,刚塞进兜里的九十九元钱就不翼而飞了。
      同事买了箱方便面,夹在后车架子上,刚一转身,方便面箱子就杳无踪迹了。
      侄女新买的手机,用布袋挂在胸前,试裤子的瞬间,胸前就只留下一截被剪断的线绳。
      朋友去探望我,手提包被割开一个口子,苦笑着让我帮她付打车钱……
      我相信,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这样让人既悔又恨、相似的故事,悔的是放松警惕,让小偷有了可趁之机;恨的是可恶的绺窃案件比比皆是,让老百姓恨得牙痒痒,却无可奈何!

       业主们的对话,让我既惊又喜,更难以置信,难道天下真的无贼了? 想起人们常说的一句话:金杯、银杯,不如老百姓的口碑;金奖、银奖,不如老百姓的夸奖。怎样一只骁勇善战的队伍,能让那些在铁东偷摸绺窃的惯犯们,闻风丧胆、灰溜溜地离开他们自诩为发财的好地盘?带着这个疑问,我和两个同事与铁东公安分局的有关领导联系后,采访了分局市场治安管理大队,我想揭开我心目中,那些反扒英雄的神秘面纱……   
   

    小案不小   要让群众满意

     铁东公安分局三楼,治安管理大队长李金、指导员徐景学热情将我们迎进了一间简陋的办公室。屋子非常冷,徐景学歉意地解释:分局的锅炉年头太长,已经老化,供热能力很差,分局旧楼这边都这样,我们都习惯了。我把电暖气点上,可别冻坏了记者同志们。
     办公室的门上还挂着某中队的牌子,反扒大队长李金笑了:时间太紧了,连门牌都没换,这两个屋子就是我们的办公室。反扒大队今年1月12日正式成立,刚开始就我和徐景学两个人,现在是五个人。
     当谈到缘何成立这只反扒大队时,李金谈到,春节前,小偷们都急于挣“过年钱“,也是警察最忙的时候。各警种着装下去巡逻,抓治安。大家都累得心神俱疲,效果却不显著,也影响了各警种的其它工作。拎包绺窃的比较多,社会反响很大,群众给市局田野局长写举报信,说是早市小偷二、三十人,一天不断,从东头走到西头,再从西头走到东头,这帮人刚撤,那帮又来偷钱还偷菜,得什么拿什么。铁东分局的领导非常重视,经分局党委研究决定,临时组建了市场治安管理大队这个部门。
      大队长李金原是分局的刑警副大队长,精明强干。指导员徐景学原是某派出所的副所长,学识好有谋略。两人搭班子是分局领导的精心搭配考察的结果。 
      大队刚成立的时候,条件异常艰苦。要人没有,要钱没钱。人员少,管辖区域大,从硬件来讲,连车都没有,现在用的一个车还是徐景学个人的。 从别的大队挤出两个屋就算他们的办公室了,办公桌椅也没有,李金在楼下刑警大队拿了一套上来,电脑是后配的。不是亲眼目睹,真的很难想象,我们的公安干警、反扒英雄们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开展工作的。
       面对困难,李金和徐景学没有被吓倒,他们理解领导的意图:绺窃案件,大多数是小偷小摸,案件虽小,却关系到百姓的切身利益。公安工作要抓大案要案,对绺窃这样的多发性、普遍性的案件,更不能麻痹大意。他们在分局领导面前立下了铮铮誓言:我们不能有负局领导的厚望,让老百姓不满意就是咱们失职!
     分局党委给了反扒大队五人编制,可人员非常难选,年前就只三人开展工作。开始时,很多人都认为反扒大队是临时机构,年前年后正值案件高发期,工作强度极大,图清闲的不愿意来,体质差,吃不了苦的不能收。精挑细选,一只由五人组成的经验丰富、思想素质过硬、经得起风浪的反扒队伍悄然形成了。 分局党委给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打击绺窃,市场商场治安、打架斗殴不归他们管,并给他们定了几个主要巡视地方:和平路市场早市、道东三马路步行街、商业城、欧亚商贸、北山农贸市场等地。教导员徐景学本应坐在办公室里抓抓政治思想工作,可人员少,大家都得下到一线,思想政治工作就在反扒巡逻中传达、领会、执行。
     披星戴月,每天早晨6点多他们迎着晨曦巡逻在早市场;走了一上午,中午12点就在外边随便吃点;下班时间,人流比较大,绺窃的多,反扒队员就集中在三马路市场、欧亚商城或北山农贸市场;到晚上7、8点钟,人散尽了,他们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;如果晚上有巡逻任务,就家也顾不上回,抖擞精神重新整装待发。队员谁也说不清楚,自己一天得走多少里路,风里来、雪里去,黑了,瘦了,几个人练出了铁脚板,打击绺窃的好身子骨。
     事实证明,分局王守东局长非常有远见卓识,这只反扒大队的建立,使铁东区年前年后治安明显好转,到派出所、打110报警电话的都明显减少。队员们卓有成效的工作,使老百姓过上了一个祥和的春节。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 反扒有难度  瞬间抓现行
  
    抓小偷说起来容易,真正做起来难。首先,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出哪个可能是小偷,小偷的脑门上并没写一个”贼“字。队员们硬是凭着股不服输的韧劲,练就了一双识别小偷的“火眼金睛”——买菜的人和不买菜的人眼神不一样,扒手的眼神和我们的眼神不一样。我们的瞅的是人,他们瞅的是兜,老百姓瞅的是菜。
   李金是刑警出身,他刚开始没管过反扒工作,究竟怎么管也没头绪,时间长了摸索出一点路子。他们常到业主那去了解情况,现在老百姓觉悟高的多,有直接告诉他们什么时间来小偷,大约什么样的小偷、几个人、年龄、体貌特征,他们根据老百姓提供的线索,时间,情况去工作。早市是必须去的,那些老头老太太是基层老百姓最弱势群体,拿个十块、二十块的买点东西还被偷,群众反映当然最强烈。
   最难的还是抓现形,而且这个现形瞬间就那么几秒钟,必须在绺窃案件附近,脱离这个时间段,抓住就很难处理。老百姓防范意识不强或怕报复,被偷了,不配合取材料。反扒队员一是抓小偷,二是找失主,抓小偷同时必须把失主找到,这一点非常困难。抓获时,最好人、赃、失主俱获,否则犯罪嫌疑人不承认犯罪事实,赃物是手机还可以找到失主,钱就没记号,很难认定是谁的。绺窃犯罪嫌疑人大多是多年老手,作案经验丰富,隐蔽性较强,拉帮结伙,有放风的,有实施的,有干扰视线的,反侦察经验比较丰富。反扒跟踪时,扒窃犯罪作案得手快,迅速离开现场。如反扒人员的注意力不集中或意外情况下,就会让反扒人员失去跟踪目标。 
    谈到扒手如何伪装,几名反扒队员各抒己见。他们介绍道:拥挤的环境,给了扒手以机会;扒手们往往结成团伙,以同伙之身体掩护对象的视线或被窃部分,明确分工,偷、挡、看、接俱全;衣服、帽子、手套、围巾、书报、兜子也可能成为扒窃工具。有的扒手穿着又长又大的衣服,作案时,手在袖头底下动作。 也有的以自己身体掩护作案,一般是把一只胳膊架起挡住被窃对象的视线,用另一只手行窃。商场有二道门帘子, 目标一掀门帘子,扒手们就拥 过来,钱物就拿走了。扒手们非常狡猾,常用些言词把对方的注意力和视线引开,尔后作案。比如说:你钱掉了。趁你低头的时候,物品就被他的同伙拎走了。最普遍的绺窃方式是用镊子。长镊子前边带着钩,是专门用来偷钱包的。镊子上带胶皮的,是专门用来偷手机的,胶皮是为了防止手机滑落。也有的绺窃人用刀片,轻轻在衣服上、包上一划,钱包就落入了他的手中。
     扒手从十八九到六十多头发花白的老小偷,大多数正当壮年,好逸恶劳惯了。反扒人员在同扒手的斗智斗勇中也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。扒窃犯寻找目标时,两眼总是注视顾客的衣兜、皮包、背包,特别留心外地人、妇女、中老年人,环顾四周,若无他人注意便迅速下手。  扒窃犯选择侵害目标时,往往在人群中窜动,选择目标后即咬住不放,紧紧尾随,乘人拥挤或者车体摇晃,用手背试探"目标"的衣兜。扒窃者之间为了方便联络,常常使用黑语、隐语。他们把掏包称为"背壳子"、"找光阴";他们互称把上车行窃叫"上车找光阴""挖光阴";把上衣兜称"天窗";下衣口袋称"平台"“白给”;裤兜称"地道"。火车为“大轮 ”,汽车为“小轮” 。
     识别,跟踪是反扒的主要环节,是为抓获作准备。跟踪时,反扒人员也化装,穿便衣,有时候带上口罩,注意伪装,不能让扒窃者发现自己。抓获扒窃人是反扒工作的重要环节,在抓捕时, 得分清是单个作案还是团伙作案,只有摸清底数,知已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,将团伙作案成员一网打尽。 他们要时刻提高警惕,为防止绺窃分子铤而走险,反扒人员得迅速出击,一把就能将扒手的作案手抓住,果断制服。在实际工作中,我们的反扒人员将扒窃抓获后,扒窃分子往往很快地将扒得的赃款物及作案工具转移扔掉。这时候就需要反扒人员的沉着冷静、耐心在作案现场寻找,还需要现场老百姓的配合。天下无贼虽然是不可能的,贼就象老鼠一样,哪朝哪代也不会灭绝,但他们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最大程度上,有效遏制绺窃案件的发生。
    笔者认为,反扒决不仅仅是反扒队员们的事,我们每一位公民都应该行动起来,积极主动地配合公安机关打击扒窃犯罪。同时,我们应该增强自我防范意识,在公共场所,妥善保管好自己的钱物,不要给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。唤醒全民参与意识,共同打击扒窃、盗窃等危害社会治安和群众日常生活的违法犯罪行为,通过我们的努力,来感染和唤醒更多的群众摒弃冷漠,见义勇为、唤醒良知 、共建和谐社会,任重而道远!

控制与抓贼  两手都要硬
 
    七个绺窃,五个现形。两个训诫,三个拘留,两个教养。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反扒大队队员们工作成绩斐然。
  年前第一次,他们没来及抓现形,训诫,没等动手就抓。被抓的人手里有镊子,承认是小偷,但当时没偷东西。
    当时李金的想法是训诫也是策略,只要抓住一个,不管处理没有处理,那别的小偷肯定都知道。包括分局成立反扒部门,马上就有小偷知道,小偷也有他们的信息渠道。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,也鼓舞了士气。
    李金谈到抓捕绺窃分子时,也坦承抓住的人,都不是在他们管辖的五个地方抓住的。他说得很实在:听说分局成立这个部门,并总在这五个地方出现,小偷尤其熟面孔就一个也不去了,都躲了。小偷也有内线 ,也有给他们反映情况的。比如说,你是那儿卖菜的,我在你那儿把他偷了,你没声张,等于配合他了。他们有的跟业户挺熟,来了先打听有没有警察呀,有觉悟低的就告诉他们没看着啊,或说警察刚过去。
    反扒工作要控制少犯罪的软指标,也需要抓绺窃犯罪的硬数量。光说控制的好,没小偷了,但一个没抓着也不能证明自己工作优秀啊 !队员们在早市,小偷们就跑外围,照偷不误。为打击小偷嚣张气焰,反扒队员留有限的人员在案件易发的地段控制,也跑外围去抓小偷。
   1月17号群众反映,在师范大学市场,有个小偷简直是把那地段包了。李金、徐景学、王亚明三个人闻讯赶去。把面孔熟、常跟小偷打交道的王亚明留在车里,李金装作挑选对联,猫在市场。说是迟那是快,一个可疑分子落入了李金的视线。有个人在买糕点,把剩余零钱往兜里一揣,一个影子就一个动作,拿镊子就那么一夹。李金赶上去喊声"警察",就把他衣服抓住了,他一低头,一猫腰,刷一甩就把镊子扔了,钱还在镊子上夹着。绺窃人跑出十五六米远,被赶上来的李金、徐景学两人抓住了。买糕点的还不知道钱丢了,镊子找到了,钱却被人捡走了。
    2月19日山门有集,下雪道非常滑,车在附近转悠了一个多小时,反扒队员白金波发现了犯罪嫌疑人,抓的时候刘某某拼命反抗……
    回忆起一桩桩的反扒案件,队员们激情四射。
    我和同事忍不住问:你们这么辛苦,有没有补助啊?答案是一个月有八十块误餐费。
    反扒队员都认为吃点苦,遭点罪,多干点工作,都是本职份内的。虽然不多赚钱,老百姓认可,局领导认可,也算是得到了精神上的嘉奖,心理平衡。
     市场治安管理大队的主管分局局长翟嵩辉,对他的反扒大队队员们非常满意:受经济大环境影响,现在的小偷非常多,今年,我市公安机关在大走访爱民实践活动中,下了狠决心,就是要从小事做起,从老百姓最关心的案件办起,在解决群众实际问题上下功夫。为确保”大走访“爱民实践活动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,分局市场治安管理大队,按照分局领导的安排部署,深入到商场、市场、农村集市走访群众,了解民情,在案件多发时段、多发区域严厉打击老百姓最关心的绺窃违法犯罪,工作成绩很大。成立这只反扒大队更深层的目的,就是让老百姓满意,增强了人民群众的社会安全感。


单纯想法   保一方平安 

  指导员徐景学原是小学教师,他从小就非常喜欢警察这个职业。因为家是农村的,考学就考入师范,1999年参加公安招录考试,终于如愿以偿,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。他知道教师的工资会比他现在高很多,可他不后悔,他说他热爱这个行业,并愿意到一线基层去做具体工作。在他看来,当警察虽然危险,但刺激,有激情。他说每抓到一个小偷,而被老百姓认可的时候,那种心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。
      王亚明来自城东乡派出所,十九岁就当警察,基层工作二十多年了,当过治安警、巡警、刑警,又到派出所,在他心目中,并没有高低警种之分,抓贼让他感到兴奋。
      赵晓东是队里最大的,言语少,个子瘦小,来自山门派出所,是转业军人出身,当警察也有十一年了。虽然进反扒大队时间不长,他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,在他看来,身体状况并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还是要有责任心。
     白金波,来自四马路派出所,军转干部,原来是社区民警。在他看来,警察不抓小偷跟猫不抓老鼠一样,总不能一辈子管纠纷调节跟街道阿姨似的。他有自己的优势,脸生。他说最想当的是刑警。    
      谈到下一步工作打算时,李金踌躇满志:我们打算印刷一批便民联系卡,发到每个摊户业主手中。我们想和商场、各市场联系,把监控做起来。我们还在和分局领导商量运作,多添些摄像录象设备,这样抓绺窃犯人,能把他们的行动录下来做凭证,而不用抓那一两秒的现形了。我们也理解分局的困难,慢慢来会好的。
     当问到警察工作这么辛苦,家人是否有意见时,几个人都说家里人都已经习惯了,“我的工作家里还是很支持的,但是我自己总觉得亏欠他们太多,家里人也没有要求过我什么,很感谢家人对我的默默支持。”“媳妇每天上下班在公交车站等车,也会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小偷,在什么地方、时间,小偷长的什么样子回家都会和我说,连60多岁的母亲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关于反扒队的新闻也会和我们讲。”
       采访之前,笔者对警察工作了解的很少,也知道社会上对警察有很多误解的地方,颇多微词,有人甚至认为警察和小偷是一伙的。很多人不理解警察工作,在他们看来警察是公务员,是说上话的执法部门。
       谈到这个问题,几个反扒队员纷纷表示:我们做警察必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我们有我们的纪律,我们有我们的原则。我们并不是想表白自己有多高尚,最起码,得对得起自己这份工作、这份工资。我们本来不想接受采访,我们就该隐藏在人群中默默无闻,可我们太希望得到社会的理解,人民群众的支持,我们太想为警察正名了。我们不敢说没有黑吃黑的警察,但那毕竟是少数,我们大多数人,其实只是很单纯的想法,就是保一方的平安。
       这些普普通通的基层民警,想老百姓之所想,急老百姓之所急,不辞辛苦,任劳任怨地工作在反扒第一线。他们用真诚而朴素的话语,表达了他们对工作的热爱,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情谊。从言谈中,我们也体会到,潜藏在他们心中的那一点点委屈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白金波的孩子打来电话,”爸爸,今天是我的生日,你答应过我早点回家吃饭的,怎么还不回来呀?“  ”今天爸爸巡逻,晚上得很晚才能回家,你和妈妈上姥姥家吧!“  
        电话彩铃声就一直在我耳畔回响,是周华健的那首《真心英雄》-------在我心中,有一个梦……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,再没有恨也没有了痛,但愿人间处处都有爱的影踪,用我们的歌换你真心笑容……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