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2010年11月07日  

2010-11-07 09:18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房子的故事

 

生子在无声地哭,虽然极力忍耐着不惊动我,我还是醒了。多年夫妻,我只见过他哭过三回,男人的眼泪总是让人心痛。我疑惑着是我又做错什么或者说了什么错话?婆婆在隔壁也惊醒了,急忙赶过来。生子索性哭出声来,唏嘘着央求我别买房子。我说不买,不买,像哄一个小孩子。他不是个脆弱的人,对未来的不可知,和即将失去钱的惊惧和不舍,使这个大男人一下子像被掏空了……

怦然心动

 

婆婆连声安慰生子:我有一万块,借给你们。

生子弟弟盖房子的时候,我再三嘱咐寡妇婆婆,别把自己不多的钱都豁出去。没想到轮到我买房子时,第一个就要向婆婆伸手了,我感激,我惭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了解生子的性格,他是遇事慢半拍的人。每一次他都是不假思索地抢先反对,然后慢慢开解自己,慢慢想通。房子究竟买不买,说实话,我也在犹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家开着一个小店,一直是租用别人的房子经营。店面后边留一间卧室居住,拥挤、潮湿。店里的屋顶漏了四五处,常常是屋外下大雨、屋内下小雨,墙面破烂,摊出一个个肮脏的水印,象劫后余生的战场。租来的房子没有归属感。该添什么物件,该干什么活计,想一想,还是对付吧,就懈怠了。这养成了我和生子务实却不求生活品味的习惯,更谈不上什么审美。家俱都是到旧货市场买的,粗糙而结实。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每天忙忙碌碌,说不上好,也想不起坏。

拥有明亮、宽敞的属于自己的房子,一直是个梦。随着房租的飞涨,这种渴望也越来越强烈。休息日,我开始频繁地在店前后徘徊,希望能找到合适自己的房子。但找房子也和相亲类似,是需要缘分的。直到遇见它时,我就认定为这是我的房子。

房子是越层门市,距离我的店面只有几十米,建成三年了。旁边位置好的早已经被销售一空,而它却因为门前路过往人员较少而无人问津。它孤单单地立在那,等待着有缘人。这片房子我也曾匆匆路过,却总是觉得店面门脸太大,一定是面积太大、价格不菲,所以并没有太过留心。而这番仔细相看后,我豁然开朗了。店面门脸不小,但房子面积却不大,这是因为房子的后边被划出了两个车库。我的房子可塑性很强,刚进门的一半,竟然是5米半高,可以在中间接出个夹层来。我心算了一下,那就是增加了30多平米面积,天助我也!

我相信这房子是块璞玉,玉不琢,不成器。

喜悦过后,是理性冷静的分析。买房子就像是一场豪赌,赌赢了自然是扬眉吐气,赌输了就后悔不迭,也可能是鸡肋。房间的格式、地段、价位,综合品评后,我决定买房,我知道生子也动心了。我劝他对自己好一点,生命只有一次,我们这一辈子,不能没有属于自己的窝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事无巨细

购房加装修还有几万的缺口。这时候能帮助自己的只有老爸老妈了,但他们也不宽裕,能不能帮,我心里没底。我给妈妈打电话,怯怯地试探着说想买房。妈接过话头,没有半分犹豫。买吧,我们支持你。

咱中国人真是有福气,在父母的细心呵护下成长,成年以后还可以动不动就回家放把赖,有啥苦啊难啊,当然找老爸老妈。我听了,心里很温暖,像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。

这个小区的开发商正在我单位设计另一个小区的建筑。这之前我根本没见过开发商,到现在他也不记得我姓什么。趁工作的便利,我鼓起勇气,与之当面砍价,省了一万多块,也算打了一个小胜仗,我心里喊着自己好样的,加油!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房子终于买到手,爸妈都来看我的新房子。妈说,你的房子太空了,除了八个灯泡什么都没有,这也值20多万?爸替我解释,现在买房都这样,毛坯房更有作为,孩子,好好干。

万事开头难。由于不了解小区管理规定,我们做了件傻事。将屋子南侧的平台连同自己的窗户,一起用窗罩子罩起来,被物业管理人员警告挂了停牌。我去找物业理论,怎不事先提醒我。管理说,右侧通行,也没人告诉你吧,这是小区内居住最起码的常识。平台是属于车库业主的,你并没花钱。小区是大家的,不能自己怕贼,却方便贼登高。忍痛割爱,我们和做防盗网的工人商议。他们変了脸色,让我付账。修改自己又干不了,最后只好把防盗网改成附窗样式,把多余的料都抵了工钱。就这样,施工刚开头我们就损失了一千多块料钱。正满心欢心的时候,就被来个下马威。我和生子先是互相埋怨,接着是渐渐冷静下来,做事考虑不周全就得吃亏。

从装修伊始,我就打定主意,包工不包料。很多人图省事,将装修工作全包出去。我认为并不可取。装修工人素质参差不齐,未必都能按良心做人。全包的后果很可能是既花冤枉钱,还可能被蒙骗以次充好,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买房只买到一个空架子。像一张白纸,画上什么就是什么,来不得马虎和轻率。一个邻居装修被工人牵着鼻子走,没考虑清楚,就把好好的室内楼梯打掉了。再三思索后,竟然在原位置原样式重新焊接了一个钢梯,劳民伤财,成了大家口中的笑话。通风、采光、举架、环保,想的多一点,遗憾就少一点。我没有急着干活。我是做设计工作的,所以,工作习惯要求我各工种都画了施工草图,并一个个方案对比。这样既方便了工人干活,自己也做到心中有底。方案定好了,我们开始选择各工种施工人员。货比三家,就能看出工程质量和价格差异。一个邻居老太太130平米的瓦工活,被熟人宰了8000元的高价。一听说我家的瓦工工钱才3000元,那两个瓦工连连央求,让我们不要告诉他们的雇主。为防止老太太起疑,他们的活干得很慢,拖着迟迟不交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痛并快乐着

 

装修真是件耗尽心力的麻烦事。三年前,我支持爸爸买的是二手房,虽然里边陈设风格式样旧些,却应有尽有,只刮刮大白就直接入住了。现在我买了新房子,装修不能避免,我和生子调动起全部热情和智慧,迎接考验。

我的房子装修的最大难点是轻钢接层。百年大计,马虎不得。我在网上发消息,按照小广告打电话,拖亲戚找朋友,寻找焊接工人。焊彩钢房的、焊窗户罩子的,焊楼梯的,呼拉拉,走马灯一样,来了很多人。说话听音,我努力揣摩对方的心思,干活就是这样,他想多赚点,咱想少花点。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没有金刚钻,还想揽瓷器活的人。有人问:是住啊还是堆货啊?自己家人口少,没事,堆货就得结实的。很显然,这样的工程质量很难保证。我认真思量他们提出的施工方案的合理性,考察工具设施是否完备,曾经做过什么工程,工程完成后的情况等,就这样比较来比较去,他们都不令我满意。

干不好,宁可不干。

一个当施工队工长的同学帮了我的忙,找到了一伙专业人员。工钱是贵些,可一分钱一分货,师傅干活特别认真,要求手下很严格。生子找到自己原来工厂管质量的总工,张老爷子已经退休了,他看了师傅的活计,点点头。

邻居一些人,找的焊接工人干活真的不敢恭维,糊弄,投机取巧,或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乱干蛮干。一个邻居没花钱,找到自己工厂的工人,只一天就把轻钢接层做完了。当她喜气洋洋地四处显示的时候,我在为她暗暗担心和叹息,人怎么这么糊涂?

装修,总是一步一个坎,麻烦层出不穷。一层换地热,是否需要刨地面;二层厨房下水管线太长,接到什么位置合理;瓦工窝工,怎么安排工序……每天都有新问题,我们常常是很晚睡去,又早早醒来,讨论的主题只有一个,房子。

那阵子,生子的情绪还是很低落,压力太大。我受了他的影响,也是心焦,几乎每天都在争执,都在吵架。他老是埋怨买房子是自讨苦吃。

买房子本意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好,怎么反倒成了负担,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?我开始尽力去劝自己,要心平气和,也试着劝他想得开。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,不要总遗憾这,遗憾那。他说不可心,我说你该知足了,过去也就是市长才能住上二层小楼,把他逗乐了。

斗智斗勇

装修工人吃回扣的问题,几乎谁都遇见过。记得我上次买房子装修时候,木匠领着生子去买木料。生子发现木料很湿,而且生了虫子,就坚决不买。木匠没吃到回扣很生气。他们开始消极怠工,拿着锤子凿子,在我新铺的地板上乱扔。活干到一半,撵也不是,不撵也不是。有一天他们以为家里没人,开始泼口大骂生子神经病,小抠,不男人。还说这样的破活油水这么少,谁愿意干咋的。

正好赶上妈妈在厕所里干活。妈妈听了没敢吱声,从那天开始,大鱼大肉地给木匠改善伙食,这场风波才算平息。吃着喝着时候,老木匠还当着我的面数落生子,忍是心上一把刀,我们忍了。

这回买木料,我们没让木匠参与。他说我不爱给人提哪家店,都说木匠吃回扣啥的。然后又假装不经意地提到一家店铺木料质量好还便宜。我没上他的当。我相信他在别人家没少得回扣,偶然一次,我亲眼看见他从那家店拎了一包东西出来。

有时候,我们也需要睁只眼闭只眼。水暖工人工钱不多,我们就决定让他们得点实惠。否则自己买回水暖材料,到冬天供暖时候暖气不热,他们就该推卸责任了。

如今的包工头,都是吃着锅里,想着碗里。巧言滑语的拿到工程,就开始动心眼了。他们会派小徒弟在这顶着,而他们却迟迟不能到位。我家的瓦工最忙时候,才五个人,竟然同时干了四家的装修工程。生子最闹心的就是听到瓦匠打给他小徒弟的电话:干一会就赶快过来,这边着急。如果正面冲突,对活计不利。忍一时之气,退一步海阔天空,大不了晚几天完工,忍。我们商量着调整工序,在他们施工间隙,加强水泥养生。为抢时间,地板砖镶到最后缺乏耐心有几块起棱子了。地砖质量确实有问题,但事先我曾让他们挑砖换位置,实在太差的可以拿回去换。我据理力争,我说这样的手法我还用瓦匠干吗,我自己弄点水泥也能粘上。扣了瓦工200元工钱。虽然如此,干活也是缘分,我帮瓦工找了两份活。

我和木匠也曾大吵一架。完工前,按照常识我扣了200元押金,木匠很生气。他说安镜子、小件等是他们帮忙,不算瓦工活,说得很难听。我说小活也是活,这些都是事先谈好的,我雇佣了木匠,不可能再去雇别人帮我安装小件吧?

 

 

天下父母心

妈妈爸爸每周都来视察一次。妈妈对我的小房,越来越有感情,她说现在值了,值30多万,我说给我50万我也不卖。两个月之内,在我家的带动下,两栋楼的门市房全都销售一空。很多想买又犹豫的人,错过了机会,暗自后悔,也有人是从别人手里高价买的。很显然,我们的房子已经升值了,而且升值空间还很大。

这一带変得兴旺起来,每家都在忙装修。一个老太太引起了我的关注,她频繁地来我家探访。刚开始,她觉得是来麻烦我,问这问那,很不好意思。我笑了,把自己的经验倾囊相授,并给她出谋划策。她拉着我的手,说了句:我给你当亲大姨吧。

老太太的话,更让我心动。我做的不过是很小的一点事,却得到她这么多的信任,我更热心了。随着接触的深入,我们的感情深了。她是给她大儿子买的房子。她大儿子脾气倔,常和老太太犯拧,擅作主张拆掉楼梯的就是她大儿子。一旦有分歧,老太太就拽着我去劝说,她说她儿子听得进我的话。老太太能干、热情,已经70岁了,看起来很健康,登高爬上的。一次一小袋,一点点往外拖建筑垃圾。她还骑着自行车,满四平去给儿子跑建筑材料。老太太告诉我个秘密: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疼我大儿子么?别看我大儿子总和我顶撞,但他心善。我是有钱,但我不舍得花,大儿子看出来了,总给我买好吃的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。我的父母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装修过程中,爸爸频频地给我打电话,叮嘱这,叮嘱那。有些事情,我们早考虑到了,比如,得安装吊扇,要不屋里太闷热,比如,房照得抓紧时间办。也有些事情,只有我亲爱的老爸才能想到,比如,我家厕所是蹲便,爸爸让我们在墙边安个扶手,说蹲的时间长了,脚麻。

随着工程的展开,我们的心情一天天好起来,成就感一天天增强。邻居来串门都说房子不错,收拾得漂亮,有品位。一连串的夸赞,生子笑了。每天,我们都能找到新的理由,表扬我们的新房子一番,就像我现在这样,喜悦之情,溢于言表。

记得小时候看电影《牧马人》,女主角一字一顿地教育自己孩子,子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,走遍天下,哪好也不如家好。我变得勤快了,生子更是忙碌得像个小蚂蚁。可喜的是,我们的幽默感也回来了。他打趣我,没有我,你能住上这小楼?我戏谑他,以后再跟我吵架,你可有地方去了,楼上走到楼下。他说,别的都是新的,只你旧点。我说,房子可有我妈妈三分之一产权,该我撵你走。他说他看厕所,收费,每次一百。

新店面开业的时候,朋友、亲戚都来捧场,礼炮声声,硕大的红拱门上写着:开业大吉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