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班花  

2010-11-07 10:15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故事系列

班花

妈健谈,现在,她的听众除了家人,就是保健体验馆那些老太太。午饭的时候,妈吃得很慢,一边吃,一边讲。爸爸耳朵有点聋,对她的故事也大多听过很多遍了,他下了饭桌,蹩进里屋睡觉。我早吃完了,蜷在沙发里,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她说。有时候也问几句,比如她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些人,名字是哪几个字……

妈说自己一生应该感谢一个好人,恨一个坏人。坏人的坏,越发显出好人的好,就像没有沟壑,怎么能比较出高山。         

妈上中专时,是引人注目的女生,爱美,说话嘎嘣嫩脆,唱歌,跳舞,当生活委员,穆桂英一样的人物。和她形影不离的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,名字叫任菊卉。妈妈瘦瘦小小的,任菊卉比妈妈大几岁,比中专所有学生都大,成熟而有心计。两个女生都梳着辫子,扎着粉绫子,像蝴蝶扑扑楞楞地,嘴是一刻不闲着,管这个教训那个。妈说任菊卉把我当左膀右臂,我当时岁数小,管着一大帮比自己大半头的学生,挺得意的。我们一起帮老师判作业,一起组织班里和系里的活动,一起去食堂吃饭,好得搂脖子抱腰的。两个班花,走到哪都是风景。

妈一抿嘴继续说,他们都以为我喳喳呼呼的,学习不能好呢。可一到期末,我是三好学生,上台领奖,他们都得服气!记性好,哪科我都能背下来。考试时候题也简单,很多都是书上的原题,我得数都背下来,刷刷点点,就是满分。班主任,教语文的,老师让背一篇课文,挨个召唤,一站一排排的都背不出来。轮到我了,不慌不忙,我眼睛往房梁上一翻,背得像朗诵一样。老师顺着我的眼光也往上看,没字。本来那次都没给打分,特意给了我个5分。妈一脸得意。

任菊卉那时候她就和男老师们都好,什么团委的,党办的,系里的,冲着团书记就眼放电。为了入党,她特积极,她是班里唯一一个在学校入党的学生。要毕业了,她挨个找班里的学生谈话。找到我时,她说华子咱几个好,毕业了也不分开。上白城,那是新兴城市,好着呢,咱几个都去。

妈受了她的鼓动,毕业去向就报了白城子。

班主任找到妈。问妈,你白城有亲戚。妈说没有。问白城你有朋友,妈还是摇头。那你怎么想去那啊?咋不回四平。妈的回答,四平有啥意思,我呆这么多年了,不想回去。我和任菊卉说好了,我们几个一起去白城子。

老师摇摇头,瘦削的肩膀跟着耸动着,擦擦眼镜片。他想了一想,终于忍不住劝妈,孩子,你咋这么糊涂,任菊卉怎么可能上白城子?飞砂走石荒凉的地方,她姐夫是长春市委副秘书长,她姨夫是长大党委副书记,人家的亲戚全是高官。谁上白城子,人家也不会去的。她是为了入党,帮着上边做动员……

妈听了汗都出来了,是么,老师,她这么坏,我怎么办啊?

老师帮妈改了志愿。妈回寝室一说,一起被动员的几个女生都去找老师改了志愿,提到任菊卉她们都气鼓鼓地。妈说我能回四平这辈子得感谢我那班主任老师。可惜啊,老师早早就死了,真是好人不长命啊

 

妈说任菊卉到底还是改变了两个同学的命运。一对当时处了三年对象的同学,女生姓邹,男生姓赵,两个人全没爹没妈,相依为命。轮到快毕业了,学校照顾他们,说是照顾,实际上是打发他们都去白城子,当时学校并不希望学生处对象。同学间关于白城子飞沙走石的极力渲染,让邹感到了对未来的绝望,这种感觉,随着毕业的临近,越来越强烈。

任菊卉的兄弟姐妹多,她有个哥哥在长春大学上学,高不成低不就得,岁数不小了没对象。任菊卉的哥哥见过邹几次,邹漂亮,大高个,文文静静的,白皙的面庞,红红的嘴。任菊卉的哥哥就动心了,央求任菊卉给介绍。任菊卉领着小邹到家里玩,小邹是农村孩子,哪见过这么漂亮的高干家庭,二层小楼,铺着老式红色木地板,打着蜡。任菊卉把自己哥哥好顿夸赞。任菊卉哥哥又是大学生,还答应把她调回长春,还给她找个好工作,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接踵而来,把邹砸晕了,羞怯地点点头……

妈妈当时隐约察觉了任菊卉和小邹好像有什么勾当,拐弯抹角地问小赵,小邹对他怎么样。小赵憨厚地笑了,沉浸在爱情甜蜜梦想里的小赵,说邹如何如何对自己好,还指着自己的小白衬衫说这是邹给买的。

 小赵、小邹是先离校的,往白城的火车刚启动,小邹趴桌子上就开哭。小赵说你别哭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。小邹下了狠心,从衣兜里纸包纸裹翻出一张照片,小赵一看照片,目瞪口呆,反手就给了小邹一个重重的耳光。照片是小邹和一男子的订婚照,虽然小邹并没有像所有准新娘一样羞涩幸福的笑着,离那男子也有一段若有若无的距离……照片就像一个无情的审判,把她与小赵的爱情,三年的孤苦相依,以及他们对未来的种种憧憬,永远地化在了彼此的今后生活之外。他们分手了。

 任菊卉的哥哥去白城去看过小邹一次,信件由火辣辣转到平淡,敷衍,接着是一封断绝信,当然是不乏遗憾地说,您是个好姑娘,但彼此无缘,珍重祝福之类的。他们也没成。

  小赵把这些事情都源源本本地写信告诉了妈妈,并感谢毕业之前妈妈对他的提醒。小邹后来嫁给一个电影放映员,小赵娶了个小护士,他们同在一个城市,却老死不相往来了。

妈妈说她们一大帮女孩子于毕业前的某天,把任菊卉堵在了寝室里,狠狠地开了次自发的批斗会。七嘴八舌地,纷纷数落任菊卉自私自利,谎话连篇,出卖大家,还拆散了人家的好姻缘等等,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。任菊卉不是省油的灯,当然是百般推卸自己的责任,连说是误会,大家冤枉了她。她说留在长春是我爸爸托校领导办的,我本不知道,决不是欺瞒大家。她说是小邹自己告诉她和小赵黄了,我好心安慰她,她说想留在省城,和我哥哥处对象,说怎样怎样喜欢我哥哥。妈说我才不信呢,但也拿她没办法,反正我是不理她了。两个班花就这样掰了。

妈妈讲到这,咂咂嘴,然后是叹息。任菊卉呢?我忍不住问,按照坏人有坏报的逻辑,任菊卉一定是没什么好果子吃。妈说任菊卉利益攻心,在单位犯错误,在长春呆不下去了,党员都没转正,嫁到吉林去了。

 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故事,当年的班花,都老了。我问妈又见过他们没,妈说有一天瞧见一个人从车里下来,花姿招展的,挺年轻的,好像任菊卉,也不知道是不是。说完这话,妈妈往镜子里望了一眼,念叨了一句,头发好长时间没染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