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老人与狗  

2010-01-20 15:49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老人与狗

 

一个老妇人,抱着只白色的狗,在喃喃低语:多多,你要走我前头了啊?不要姥姥了?姥姥把你葬哪呢?

狗刚才又犯病了,现在却好狗一样,依旧是讨人喜欢的样子,懂事地舔舔老妇人的手指头。老妇人就乐得颠颠地:多多病好要吃食了,姥姥给你弄好吃的鸡肝,等着啊!多多乖,多多最听话了……

 

多多醒过来了

 

     老太太只有一个闺女,闺女姑爷都是铁路职工,他们在镇里住。算起来,这只叫多多的狗,是外孙女文超刚上初中时抱来的,掰掰手指头,有九年了吧。老伴也死三年了,每次亲戚们张罗着让她出外走走,她总是舍不得这只狗,总说还是等狗没了的吧。

狗老了,已经犯病好几次了,有一次竟抽搐了三个小时。那时候,老太太一边哭一边想:老天爷,还是把狗收回去吧,多多就不用遭这么大的罪了……

可是狗还是顽强地醒过来了。狗是长毛狗,掉得满屋子都是毛,没病时,两只亮晶晶的眼睛,扬着脖子,盯着人看。偶尔象梦魇住了似的,狠狠叫上几声,还颇有内容,象在诉说着什么。在老太太眼里,狗是自己的孩子,已经通了神,鬼精灵鬼精灵的。最近老太太常梦到老伴,梦见他又肩扛着一堆永远吃不了的菜,咋咋呼呼地回来了——看,我又给你买了条花裤子。老伴活着时候,最喜欢逛市场,得着什么就往家买,看什么便宜就更一筐一袋子的。老太太就骂他败家的老呔儿,又乱花钱。老太太大喊大叫地,狗听了,就拼命扒老太太的耳朵。她就汗水淋淋地醒过来,坐在床头,楞上半天。

这座楼是20多年前的火炕楼,黑戚戚的,老伴活着时也念叨过几次该收拾收拾了,老太太却又不让孩子们动。东西放在老地方,闭上眼都熟门熟路地蹩过去,一摸一个准。狗的气息也充盈着,人和狗都习惯了,还动什么动,挺好的么。

 

老太太没上过学,想当年老伴手把着手,一笔一划教她写字,到现在她还清楚地感觉到手指尖触到桌子上的疼痛,起笔要用力,横要平平的,竖要直直地,一个字一写就是几十遍,这死老头就是罗嗦。可也得感谢他,要不现在自己还是睁眼瞎,报纸都看不了。老太太现在习惯了闭目养神的时候,在自己的腿上用手指一笔一划写自己的名字。老伴活着时候,写字有个习惯,写到字尾,就潇洒地甩一下笔,耷拉到脑门的那绺头发就往后也跟着一甩,那姿势真带劲,她也跟着学那一甩,狗就楞楞地跑过来,汪汪叫上几声。

当年她凭着股子不服输的锐气,学会了读书看报,煞有介事地给工人做报告,从车间副主任,一点点当上了那个街道工厂的副厂长。房子是厂子几经周折才分给她的福利楼。那时候老她多年轻啊,分到房子,快乐得几宿不睡觉。老伴也得佩服她有本事,有水平,她就得意洋洋地指示老伴干这干那,像个将军……

岁月不饶人,她老了,房子也旧了,旧得不起眼。有能耐的都搬走了,剩下一些没钱的户,继续靠守。听说这里也快动迁了,这儿位置满不错的。

早几年火炕楼已经被改成了暖气楼,但格式还是很差。40多平米,厕所小小的,厨房也只有巴掌大。但家毕竟是自己的,住了这么多年,感情是什么高楼大厦都比不了的。更何况是住了多年的老邻居,真可以夜不闭户,都互相照应着。早上天不亮,楼下就有人喊老太太一起逛早市、遛狗,白天一起打扑克、晒太阳,唠唠叨叨地东家长西家短。说来也怪,几年来,楼里家家先死的都是老头儿,留下一帮寡妇偎依着捱日子,难道这就是命?

    女儿英子挺孝顺,可住在这头儿上班实在是不方便,英子就打发闺女文超常来陪伴老太太。那狗象懂得日历,周三周五文超有班晚上过来,狗就急抓抓地到三楼去等,哼哼叫着去迎接小主人,小主人没班不来的时候,它也不去抓门。就因这,老太太更夸赞狗通灵气,立了大功劳。

这狗吃东西很矫情,身体不舒服,也就没胃口。早上,老太太给它做两个鸡肝,喂了吐,吐了喂,总要折腾七八次,狗才吃食。晚上是动物饼干,老太太就用嘴嚼碎,一指头一指头地塞进狗嘴。轮到好吃点的水果,老太太就自己吃口,狗吃口,狗吃的香,她就吃的香。狗也常发脾气,把老太太的手咬破也是有的,老太太也不生气,也不去打狂犬疫苗,就找块布随便包一下,自己家孩子,从小养大的,有什么毒啊菌的!

自从老伴死,英子就一直央求她搬过去一起过,老太太总是不同意。这边住惯了,人熟地熟,再说搬过去,狗也不习惯。英子那房子也不宽敞,三口人也住得满满的,楼还高,最近英子说她买新楼了……

 

大了就懂事了

唉,死老头子,走那么早干嘛?人家说老伴老伴,老来才是伴,现在只有狗才是伴,狗也要走了么?想到这,她心里就酸酸的,想向谁念叨念叨,向木头凳子说吧,凳子沉着身子不吭声;冲着窗户边即将落下的太阳说吧,太阳也没精打采的……

多多突然睁开眼,它不能象它的同类那样支楞起耳朵,倾听什么就得把整个脑袋侧过去。脚步声,二层,三层,隐约地上来了,一定是来人了。它雀跃着去咬老太太的裤脚,她慢腾腾放下手里那捧豆角,稳上一稳,才能从小板凳上坐起来。今年的豆角没柴禾,熬熟了,烂烂的,冒着气泡,豆角熬肉,文超最爱吃这口儿,这季节老太太就几乎隔三差五地买豆角,盼着文超来吃。

狗已经急得龇牙咧嘴的,带着哀求了,还不快开门,小主人来了!

文超进了屋,粉白的脸,有汗印直流到脖子,一问是刚才打球去了。——姥,饮料,姥,给我洗水果,姥,我不吃柿子,我看看你冰箱还有什么好东西。这山竹几天了啊,还能吃么?

老太太不服气:怎么不能吃,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,多多想吃我都没给呢。

我才不吃,里边都有点黑了。文超的绞性是出了名的。这不吃,那不吃,吃这怕胖,吃那没营养,总之,想伺候明白是不可能的。娇纵了她这么多年,老太太也习惯了,即使如此,老太太也常压着一肚子气。

老太太一点点地扒山竹的皮,粗短的手指腻糊糊的。这玩意可真气人,厚厚的皮里只有那一噶瘩果肉,时间长一点就泛黑,还好几块钱一斤,实在是不合算。多多眼巴巴地瞅着她的手,小主人一来,狗就被退后到次要位置,老太太一心软,把刚扒好的山竹瓤顺手塞进狗嘴,狗吃东西是吞,笨拙地吞了几下,又落回牙间,狗急人更急,老太太用手去抿。

姥,喂狗的我可不吃……老太太气馁。

文超对着镜子开始补妆,画了几下,还不满意,又去洗脸重画。老太太就盯盯地看,自己年轻时连雪花膏都不抹,英子也很少化妆,可文超的化装品是桌子、窗台哪都是,一套套地,有的只用了一点点,就扔到一边。文超先各种水啊膏的抹了几遍,然后是细细地描眉。又嫌屋子暗,打发老太太开灯,然后是黑亮亮的刷子去涂眼睛,屏气凝神。老太太忍不住打趣:学习要是这么认真,早考上大学了!

文超并不理会,很快就打造一副熊猫眼,左右顾盼。口红是各种颜色的,包装也不一样,长长短短,一只只都被拧开了。她左对比右对比,放在镜子前比衬着脸色,看得老太太是眼花缭乱。选了半天竟选中了泛白灰忽忽的那只,抹上嘴就没了血色,气得老太太干瞪眼。你说你这是什么装扮,像鬼似的,不好看,小女孩子清清爽爽多好!

文超却很满意,前照后照。嫌狗在舔自己的脚指甲,针扎火燎地喊上了——姥,人家脚指甲是镶了钻的,你看多多,你管管它!然后踢了多多一下,拎着包就往外走。老太太就纳闷,脚指头还镶钻,还什么水晶甲,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咋美好啦!老太太再三央求:今晚豆角熬肉,你最爱吃的,吃了再走。文超人已经跑下楼了,才扔回来一句话——我和园园吃肯德鸡去!

园园是文超的男朋友,老太太觉得园园那小孩倒挺好,对待文超实心实意的,主要是脾气好,说话慢声拉语地,透着恭敬亲和。相比之下,文超从小被自己宠溺得是刁蛮任性,想起一出是一出。学钢琴、学声乐,还曾吵闹着非当歌星不可。结果是学业早荒废了,歌星梦不得不醒,钢琴扔到了一边。工作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当美甲师,她嫌顾客脚丫子臭,死活不肯给人画脚指甲;现在在药店打工,每天抱怨老板黑心,打电话都得眯在厕所里,迟到一分钟扣50 等等,估计也干不长远。

来干什么啊,来就添乱,老太太抱怨着。文超脾气臭,和园园今天吵明天闹的,屁大点事也得分出个里表来。这园园也耐心,保证书、道歉信一封封的。文超常拿着回来跟姥姥显摆,弄得老太太哭笑不得。但有一样,文超继承了英子的优点,孝顺。无论什么节令、纪念日,文超和园园就各样水果点心,大包小包往姥姥这送,他们还常给自己买药吃。有次文超和她妈说:你们都总说忙,我再不管,那我姥就太可怜了。老太太想起这话,就安慰自己,孩子还小,大了就懂事了。

老太太摇头,文超这孩子也真够邋遢的,每次来都得自己收拾个巴小时,口红一只只拧回去,瓶子罐子摆回原位,擦擦蹭蹭,否则几日不照看就落层灰。狗也不闲着,用爪子一顿扒拉,得意洋洋够到了一只小盒,爪子一扫小盒就掉到了地上,狗宝贝一样叼到边上去玩了。老太太也不阻拦,反正东西多着呢,缺一样两样文超也不晓得。

 

家里来客人

 

早上英子打电话来,说今晚领亲戚们过来。第二天是英子给爸爸下葬迁坟的日子,亲戚们都要来捧场。英子说什么菜都不用做,全等着她来忙忽,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!老太太是个急脾气,一大早就买了肉和一堆菜。现在是肉也烀好了,菜也熟了,饭在锅里焐着,苞米、毛豆都滚烫着,还有啥,再烙几张发面饼吧。

老太太忙了一身汗,心脏也跟着一紧一紧的。老太太怕自己犯病,越发紧张,从炕边寻出药盒子翻找着,黄黄的小药瓶子哪去了啊?狗跳到炕上,用鼻子帮着拱,黑色的鼻孔一张一翕,沁着汗珠,潮忽忽的,老太太怜爱地用手摩挲着狗的脑袋。还是狗鼻子灵敏,很快就把小药瓶找到了,又急急地跳下炕,跟着老太太蹩着脚去屋外寻水。老太太药吃完了,心里才稳当了些……

6点多,英子领着人来了。一来就是一屋子人,屋子本来就热,更加透不过气。看到妈妈东西都预备好了,英子歉意地说大家怕打扰老太太,在站前饭店都吃过了。老太太只好闷声不吭地去切西瓜。

老太太的小妹也六十多了,人开朗,穿戴也讲究,看着还挺年轻。她边抽烟边跟老太太唠嗑:二姐有点感冒,没让她来。你别惦记,家里都挺好的……听说英子贷款买了新楼,我们去看去了。新楼有电梯的,可以方便上下,十一楼,可敞亮了,英子说装修完就接你过去。

老太太有点好奇:你们都去看了?我可一趟也没去。英子他们爱干净,不愿意让多多跟去,让我把狗送人,气得我两顿没吃。这里是我的家,我就是主人,多多不用看他们脸色……

——大姐,我们也劝英子了,她知道你离不开狗,答应一起带着去,让多多也享点福。小区里养狗的多,还寻思给多多也找个洋媳妇儿,什么卷毛狗呢!

这话老太太爱听,抿着嘴乐。

里屋地上摆着各种祭祀用品,都是风水先生特意嘱咐准备的。多多围着那堆物品,汪汪汪叫个不停,抬起头,像是提醒人注意别拉下什么东西。一只装了7条金鱼的罐头瓶子放在桌子上,是殉葬的祭品。水有些浑浊了,金鱼游得憋闷,直往起跳。一只金鱼就这样凌空一越,跳出了水瓶,掉到了桌子上。翻腾了一阵,竟从桌子上掉到了地上。多多围着这条还在挣扎的金鱼,左转右转,叫个不停。

——别咬,这是给老头下葬准备的,多多,你帮姥姥看着它们!

老太太把金鱼重拣回罐头瓶子。多多得了命令,就负责看管着这罐头瓶子,一副重任在肩的架势,过一会儿就去看看……

 

今天是个好日子

 

一大早,老太太就叮嘱多多自己看家。平常懂事的多多,却死活拽着老太太裤角,就是不答应。老太太想起老头死那年,多多也像得了场大病,围着空荡荡老头以前睡觉的床,呜呜咽咽地,唉,动物和人一样都是有感情的。

——多多想老头儿了,老头一定也想多多了,多多一起去吧。

狗就听懂了,欢实地这屋蹿那屋跳……

老头的骨灰被搬出了殡仪馆,即将葬在塔山公墓里。大照片上老头一直盯着老太太看,老太太就笑骂:死老汰儿,看什么看,要看就下辈子再做夫妻吧!老头的照片也隐约有几分笑意。

阴阳先生是英姐花了300元请来安排事宜的,听说还是个退休教师。此前,选坟址、看风水,他就赚了200元了。他嘱咐老太太和大伙儿谁都不许哭,因为今天是老太太夫搬家,是好日子,好生活,该乐。还让英子准备了鞭炮,说仪式结束就庆祝。

不到一平米,一万四的价格,才能保管二十年,这修墓的心也忒黑了,20年后,坟墓要是没人来交钱,骨灰就会被扔掉了。听说了这个,老太太就有点不安。大家劝老太太,英子孝顺,就是再过20年后也会去交管理费,一辈传一辈,文超接着交……

墓修的还是满漂亮的,种了茂盛的松树,依山傍水,风水不错。姑爷是个有心人,还在坟边种了两棵大葱,这可有讲儿,代表祖坟葱郁,是好兆头。仪式进行得挺繁复,东西一样样放进去,骨灰盒、酒杯、元宝、相片等各样东西。装金鱼的罐头瓶子也放了进去,寓意当然是好的,福泽子孙、年年有余。老伴的骨灰盒上还蒙了一面党旗。镰刀斧头,闪亮亮的。老太太骄傲,老头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铁路工人,炮火一响,桥炸坏了,他们就冲上去修,老头可是为国家立过汗马功劳的人啊,这党旗可不是白盖。

老太太直拽大伙儿闪到边上来,她念叨着封墓时不能把活人影子投进墓里。然后低声说了句:老头子,你先在那边等着我啊!

多多自从到了墓地,一声不吭地跟在老太太脚边。老太太低头抱起狗:多多,以后姥姥也要葬在这,你来看姥姥么?多多乖巧地伸出舌头去舔老太太的手,像是在答应着什么,又像在述说什么誓言,一双眼睛像透彻了世间所有的事。

老太太看看英子忙这忙那的,英子也是40多的人了,原来乌黑的头发蒙上了层淡灰色,老太太这才觉得自己的女儿也在变老啊,相聚的日子还能有几天呢,老太太打了个寒战,打定了主意,回去还是带多多一起搬新楼吧!

有飞机从空中掠过,象极了展翅飞翔的鸟,是来接老伴的么?多多朝着天上的飞机,哼哼了几声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