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扑面而来的清爽气息  

2009-10-07 14:36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扑面而来的清爽气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 于国华新诗集《西窗雪》,封面设计极简约。蓝色是大海、天空、宇宙的颜色,代表了思想的深邃与浩瀚;洁白的雪花如精灵眨眼,如星光闪现。诗集中有几首关于雪的写照,说明诗人爱雪,因为雪代表坚韧不屈的风骨,代表勇担重任的成熟,代表高洁不媚俗的品格。瑞雪兆丰年,带来的是喜悦、是祥和、是孕育、是收获。
      “可能是一个月色的夜晚/你的船  高挂云帆/ 向星辰的亮度驶去/和梦  一起抵达”(《雪》),诗情与画意,纷纭而至,书写的是追求人间大美的浪漫情怀,让人想起波德莱尔说的一句话:诗的本质是人类对一种最高美的向往。诗人以其凝练的表现形式、意味悠远的艺术境界,将我们的激情点燃。
      “雪 本来很温柔 温柔如絮/捧在手上 更可见 心之透明/真看不出 剑的影子 暗含几许/被风唆使 走到季节的尽头 最后带走的 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”(《雪  本来很温柔》),揣度诗人的想法本来是吃力不讨好的,但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诗歌需要站在不同的角度来理解和看待。我觉得诗人不只是在书写雪的命运,更暗含隐喻,温柔是母性的感觉,高贵而透明,却因环境或境遇的改变,凛冽成剑客的表情,失去的不只是温柔的性格,失去还可能是更多。使坏的风是什么?是生活的艰辛、是情爱的纠葛、是命运的坎坷?温柔的雪也会变成霜剑,另个沉甸甸的故事了。
    “阳光徘徊在童趣里/不忍离去”、“狗拉雪橇/走进青年的  笑靥”、 “太阳一出/冰凌花也会怀春/被淘气的竹竿  捅落”(《冬韵》),诗人达观热情的生活态度,奔放的想象力,鲜活丰美的情感空间跃然纸上。在诗人眼中,万事万物都是有灵性的,所以阳光、狗拉雪橇、冰凌花等等都被赋予了鲜亮的表情,智慧和生命力。有句话说的好,世界上不乏美,缺的是发现美的眼睛。对生活的描摹和感悟、把握和提升,使诗人轻松扑捉到了点燃诗境的一个个唯美细节。徘徊、不忍、走进、怀春、淘气、捅落等字眼的巧妙运用,惟妙惟肖地描绘了一副副美丽的冬景图,使这些景境不由自主地跳出诗行,跑进了我们脑海,引领着我们走进了一个美丽、欢快、热烈的冰雪世界,活生生,鲜灵灵。

     “清晨起  抬头西窗  满目盈雪/勾连处 斗角错  云枝锁……”(《西窗雪》),一股子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,让我们忘记俗世的喧嚣,感觉浑身一振。字面简洁却韵味绵长,很自然地将人带入了画面的感觉中。飞雪妖娆,璀璨成风景。屋子里散放着袅袅的清香,雪的晶莹才配得上香茗的品质,相得益彰。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与屋内的暖意融融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诗人很享受地将房门深掩——因为诗人要读书写诗,因为书中桃花已经三月。桃花高洁而气质绝佳,也只有桃花,才能和今天的西窗雪争一争风韵,斗一斗境界,看谁更能惹得诗人的爱恋。读者想象空间的无限放大,也是诗歌的灵性之所至吧。诗人的诗兴正浓之时,铃声响起,好象有点煞风景,但诗人的理智和情感都要求他该把雪放一放,把诗放一放,因为,他又怎拒绝老友相聚,觥酬交错的那份热烈呢?诗人是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,比桃花、雪、诗句更吸引诗人的,是朋友之间的友谊。不能错过的绝不只是金樽美酒,更是人情、人味。
      可以看出,诗人写诗之时非常投入忘我,就象抚琴的乐师,举手投足,都是信手拈来从容不迫,似乎已经达到了自由境界。这里的自由不是草率、不是轻蔑,不是为做诗而做诗,是古典味道和诗歌元素沉淀,浸泡,日久生熟的结果,如行云流水,不用故意想起,彼此也从未分开。很显然,诗人是从古典意境中一路走来的。在他看来,汉语言的古典美,美得含蓄,美得凝重,美得经得起时间的洗礼,岁月的打磨,所以他的诗歌处处显现出古典之美的丰富韵致。 诗人没有被古诗词的形式束缚住手脚,而是大胆创新,加进崭新的元素,与现代人理性质感的思维方式相结合,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个性写作,让人觉得清新、流畅、自然,感情真挚不做作。从《梦中的古典情结》,到《岸边冬柳一身白衣》,从《树下的几片阳光》,到《今天的气温好不讲理》,诗意弥漫,层峦叠翠,步步有景,处处有诗。生活是诗人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,无论是军旅生涯的老兵情结,还是视而所思的人生感悟,他脚步稳健,眼光澄澈,视线所及,不远处就是皓月当空。 整个诗集的表现形式和内容浑然一体,予人情感的共鸣,审美情趣上的和谐,具有很强的感染力。
       有人戏言,这是个写诗的人远比读诗的人多的时代,诗歌似乎不再是大众的宠儿。我觉得不是读者不喜欢诗歌,而是当下某些诗人摒弃东方人的审美情趣,自言自语,远离生活,人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、在想什么,只好拒绝。就象农民不热爱土地,就听不到草木的生长、秋虫的细语,也就种不出好庄稼;工人不热爱机器,也就听不懂每个零件的磨合,他就不会珍视创造出的每一件产品;诗人远离了自己所熟知的生活,也就触摸不到人类情感的丰富与厚重,他的文字就是无精打采、找不到激情,他的作品也就成了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。如果诗人都不能被丰饶的生活打动,不能被自己的文字点燃,怎么指望别人去欣赏和喜欢呢?诗歌引领人类的审美趋向和高度的任务,也就无从谈起。从这点上说,国华诗人没有故做姿态,制造雾水或晦涩难懂,而是深植生活这片沃土,以沉淀生活的感悟积累,拓展语境文字的无限空间,提炼审美的惊喜,寻找心灵的家园,完成了他个人诗歌创作的一次次飞跃,给诗人们带了个好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