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郭二的烦恼(修改稿)  

2009-03-08 14:05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 郭二的烦恼
     有人哼着小曲进到屋来 “都说养儿能防老,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,都说养儿为防老,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……”李老太抬头,看见的是自己最厌烦的人,一句赞叹的话就生生地憋回了肚子。
     “婶子啊,我再打个电话,小灵通没电了。市内电话,不是长途”郭二提高了些声音,喊了两声。李老太就是不动秤,她假装没听见,忙这忙那的,用眼神斜飘着郭二。直到里屋的生子喊了声“妈,你让他打个吧。”李老太这才站起来,走到摆放计价器的桌子前,老大不情愿地按亮了计价器指示灯。
     老太太嘴里仍叨咕着:手机咋总没电,你那小灵通是个摆设吧?这公用电话赶上给你安的了……”电话通了,郭二乐一边叨咕着谢谢婶儿,一边拨通了电话。“刘哥,我明天早上就不去帮你卖菜了,我牙疼……”
     电话打完了,还是那句:“婶啊,今天没带钱。哪天,等哪天我给生子拿点土豆。我帮卖那家土豆,可好了,又大又面。”李老太也照例赏给他个大白眼:“总听说给拿这那的,谁希罕你在人家摊子上拿的那点玩意?别说不给,给我们也不要。”“婶,上次你没来,我拿来那青苞米可香了,生子说好吃呢!”郭二解释着。看李老太不乐意的样,不知怎的,这郭二突然来了聪明劲,也似乎看出个眉眼高低来了,慢吞吞地从兜里又摸出五毛硬币:“呀,婶,我又找着钱了,你找给我三毛”“上次帐你还没给呢!”虽说如此,李老太还是找给他三枚一毛的硬币,兀自还在纳闷,今天这老郭二怎么转了性,能掏出现钱来,大多数时候,这个郭二就是打秋风、占小便宜的人。
     过了会,郭二讪讪地搭腔:“哎呀,牙疼,婶,有没甲硝唑,去痛片也行啊!” “没有,你说你郭二,一个月也赚800、900呢吧,铁路福利、工资也算不错了,连个去痛片也不舍得买。”见他手拄下巴子,疼得龇牙咧嘴的样,心一软,打开橱柜,翻出药盒,帮他找去痛片。“婶,这三毛给你还不行么,我买几片药。”郭二伸出胳膊,装模做样要把他剩下那三枚硬币交给李老太,听见李老太说了声“能要你钱么?就几片药”,这才如释重负地又把钱收了回去。能从郭二嘴听到买这个字,尽管只是说说,李老太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。
   李老太揉揉眼,慢吞吞地戴上老花镜,一瓶瓶翻弄着,仔细看药品说明书:“2000年,保质期3年,该扔了,过期了……”“别扔,婶,给我吧,我留着吃。”“什么你就留着吃,乌鸡白凤丸,你能吃?”“啊,那不是营养药么,给我吧,能吃。”郭二一把抢过了李老太要扔的那盒药,小心翼翼地装进他从身上掏出的一只破布袋子。  这破袋子,郭二曾向李老太显示过,简直是个百宝囊,针头线脑、不知哪拣的溜溜球、方便面、郭二帮人卖菜顺手塞进去的元葱、胡萝卜、土豆子。原来,里边还有一堆沁着汗滋子花花绿绿的纸票子,亮晶晶的硬币,夹着已经作废的分币,这是老郭的心头肉,郭二恐怕他那儿子偷去,就随身带着。李老太建议他分开放置,他就分出个小塑料包,塞进裤衩兜里放着。他也因此养成习惯,手自觉不自觉总惦记去摸摸那包还在不在。
     “郭二,你也真够细的了。”李老太语带讽刺,递给郭二几片去痛片。
     “婶啊,不细能行么,我那短命的老婆死的早,就我带着儿子过。铁路那点钱,虽然看着也不少,但我一年这药不断,不省着点花也不行啊!”
     李老太早听郭二说过他家的那点事,叹口气。知道郭二的宝贝儿子并不省心,那小子初中没毕业就不念了,整天游手好闲的,是这片有名的大家都提防着的喜欢偷鸡摸鸭的主。“确实,郭二你又当爹又当妈,真不容易。你那儿子还不争气,对了,前几天,你不还说,偷了你的钱么?”
    旁边一人接过话茬:“郭二那儿子可有道道了,大铝锅、洗衣机、煤气罐子,都给他卖了。郭二怕他儿子偷钱,就把门顶上才睡觉。人那小子,先躲床底下,等他半夜睡着了……” 见有人讲自己儿子的短,郭二急了:“你听谁说的,别瞎说,我儿子早改好了,最近可懂事了!”
“谁瞎说了,这不我前几天我听你说的么?”那人不服气。“那是老皇历了,我儿子听他姑姑教育,现在对我可孝顺了。今天早上,知道我馋肉包子了,下楼帮我买的。我说大东家包子价格咋长那快,一块钱一个了?我给我儿子两块钱,他给我买回两包子。”“谁说涨价了,六毛钱一个,都够贵的了,还涨?”听了这话,郭二有点变脸色,忍了一忍没吱声。接话的人却不依不饶的“是不你儿子骗你包子涨价了啊?”“不能,不能,可能是他弄错了。”郭二小声唠叨着,他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的话,说得没底气。只好扔下和他说话那人,转头和李老太没话找话。
    一个彩民推门进来了,看见郭二就挤眉弄眼地:“郭二啊,车子修好没?”“还说呢,你们这帮坏家伙,把我车梯子卸扔哪了,总造竟我自行车。婶,你说,他们蛊动不,上次把我自行车都给抬四楼去了,我挨个楼道去找,才找到的。”“郭二,那你也没闲着啊,那天把我工具箱藏起来了。讹了我一顿锅包肉,才还给我,还怨我们?”
    郭二就嘿嘿傻笑:“以后不了,以后我不做那些事了,我向太阳保证,把车梯子还我吧!”郭二本就说话就有娘娘腔,这一央求,更象是个娘们撒娇。
    “切,阴天,哪有太阳。别整那出,肉麻死了!”那家伙夸张地晃下身子,出屋了。
郭二听了就更尴尬了, 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的。
     看见李老太忙着收拾屋子,他抢过髫扫,假装卖力气扫地。李老太想起往日自己对郭二说的那些尖酸刻薄话,也有点惭愧,嘴里连声嘟囔着谢谢。生子从屋子里出来了,递给郭二两元钱“明天记着帮我买福彩报,一块钱是给你的跑腿钱,我不能坏了你立那规矩--跑腿可以,但得给钱!”老郭连忙推托:“不用,不用,都邻居住着,我也没啥事情,以后不要跑腿钱了。”他这一说,屋子里的人都震惊了,李老太更是纳罕,她脑子里转着念头,这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了啊?
    李老太进里屋去拿东西,回来时,正好看见一个刺眼的动作。刚才还人模人样的郭二,正用手去掀开烟箱盖子,李老太如闪电一般,一巴掌打掉了刚探出的那只手:“我就纳闷今天咋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原来想麻痹我。又要偷我家烟啊?上次,你动过手,烟就少了一盒,隔壁老太太就提醒我,你偷我家烟和冰砖,上小铺去卖,这下让我逮到了吧……”
    老太这嘴本就不饶人,可下抓住机会出了这口憋了已经很久的恶气。全然忘了生子不让声张的嘱咐,话一串串地,就象蹦豆子一样在屋子里炸响了。生子那边急忙喊:“妈,你错怪他,老郭是帮我取即开票,是我让的!”
    “婶,我没有,我真的只是想帮你个忙。我姐把我说了,我儿子都这大了,我不能老给他带那样的头,我是想想改改大家对我的印象。我姐教我得给自己和儿子,在这片,弄点好名声,否则他工作也不好找。” 郭二带着明显的哭腔,看李老太还不相信,就赌咒发誓地“以后我再惦记偷摸,我就不得好死。”
   “婶,你那天和别人提说,你家我叔的弟弟,是管征兵的,我是想让他帮帮忙。我儿子,我想送他去当兵,我已经给弄了个初中毕业证,我寻思到军队,就有人帮我好好管教他了,我不想让他早早就跑社会上去混,再学坏喽!你们帮帮我,求你们了……”郭二哽咽,说不下去了。
    屋子里沉寂了一会,不知谁带头唱起老郭最爱哼的那首歌“那是我小时侯,常坐在父亲肩头,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,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”,熟悉的旋律就象长了翅膀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