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找萧红说说话   

2009-02-08 10:05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找萧红说说话  - qianshan1521 - 千山的博客

找萧红说说话  - qianshan1521 - 千山的博客

 

   一批秋天的蚊子,趁着夜色,撕开我蚊帐的一角。它们很热烈地亲吻着我裸露的每一寸肌肤,很容易地将我从混沌的梦里救了出来,当然,我也并不感谢。

  我东张西望地摸索着找御寒的衣服,然后是摸眼镜,再就是唏唏簌簌地穿鞋子。惹来丈夫的几句咒骂。我就在黑暗里,摸着墙,穿过小厅,走到我有电脑的小屋子。这才如释重负,很利索地开了灯。

  一只蟑螂飞快地跑进沙发底下。我紧撵着脚去追,也是徒劳的。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小家伙儿,能不能害得咱丢了卫生城的称号,我也管不了这许多。

     终于暖暖和和地拥到了我的电脑旁边。写点什么呢?有个人不乐意了。她嘶哈着喊冷,猫着腰,攒着袖,大咧咧地说:你大半夜地起来,不就是来找我的么?

  在另一个这样的夜晚,我找的是我心仪了很久的那个孤傲的张爱玲。萧红是不在我的视线的。早就听说过她的名字,却没有萌生过看她的书的一点点念头,也不知道她是否有些着急我的麻木。昨天我才突发奇想,从呼兰河里把她找到。

  萧红是个爽快的女人,就象电视里那个盘腿大坐讲故事的英子。萧红也讲故事,咱东北老时候的故事。她很平淡地讲那些卖馒头的、卖凉粉的、卖麻花人的故事,一个个熟悉的老面孔,无喜无悲地仍然过着他们的日子。如果没有萧红的打搅,这些人不喜欢成为什么故事的主角,因为大家都是越熟悉的人越走开,早就是习惯。但萧红是个爽快的喜欢唠叨的女人。她不依不饶地非要说点什么,而且一说起来就没头。先是让人惊奇,人物呢,怎么还不出场?故事怎还不发生?却原来人物早在走来走去的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故事是没有头尾的,就象生活本身,你看不看,都是生活,你退出了,它还是生活。

  贫苦的人,是没资格挑剔的。想吃肉又买不起,就只好吃瘟猪肉,可吃瘟猪肉心里总是不舒坦的。呼兰河的老百姓有自己聪明的糊弄自己的好主意,一条没淹死老马的大泥坑,成了他们的慰籍。所有的瘟猪都不是瘟死的,都淹死在他们想像的大泥坑。既然是淹死的,吃起来总是觉得强了许多。想吃豆腐的人,狠命地吃自己种的辣椒。想像辣椒油拌小葱子,拌大豆腐,多下两碗饭,可豆腐还是买不起的,馋的没法,下了狠,不过了,买块豆腐吃……别以为穷苦的人就找不到乐子,他们看火烧云,喂猪的老头子,往墙根上靠,他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匹小白猪,变成小金猪了。他的旁边走来了一个乘凉的人,那人说:老人家必要高寿,你老是金胡子了!

  她讲那些生、老、病、死。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;长大就长大,长不大也就算了。老,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,眼花了,就不看;耳聋了,就不听;牙掉了,就整吞;走不动了,就拥着。这有什么办法,谁老谁活该。病,人吃五谷杂粮,谁不生病呢?

  听她这样平静地说话,心就跟着酸楚起来。且慢,呼兰河人活着是乐呵呵的,东家长西家短,也迷信着,也使着小坏儿,比如把瞎子领进沟里去。呼兰河人死了也有好去处。地狱里边怕是没有房子住、没有衣裳穿、没有马骑。活着的人就为他做了这么一套,用火烧了,到阴间就样样都有了。大至喷钱兽、聚宝盆、大金山、大银山,小至丫鬟使女、厨房里的厨子、喂猪的猪官,再小至花盆、茶壶茶杯、鸡鸭鹅犬,以至窗前的鹦鹉……

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挺好的么,是不是。萧红问我。我无言,兀自不服气。想了一会,还是不服气。听你这一说,世间的事都这样糊弄着?过一天算一天,那诗词呢,小说呢,文字呢;当官了,发财了,又败落了;爱人,不爱了,又爱了,都没有意义?

她笑了。我继续说,如今日子好了,生活也好像没什么大的改变。也吃着领导的憋,也眼气着同学当官发财买大房子开小轿车。也赌气,也撒谎,见风使舵,也欺软怕硬的,也吵架,也忍不住想骂几句。也担心着有啥病了,也害怕着爸妈的老去……

  穷有穷的活法,富有富的烦恼。争什么呢,也不过就是几十年。穷也是相对的,满手指头金银,不懂得欣赏,也还是堆破箍,挤着肉,还容易招来贼。听说曾发生过案子,一个女的一只手戴了四只戒指,两个大玛瑙的,两个带钻的,竟然被一个贼惦记了。贼用杀猪的刀砍了她的这只手,没容她分说,手就被拿走了。没想到,四只戒指,都是不值钱的铜造的。就几块钱的勾当,手就不是女人的了……

   我说这话的时候,萧红是张着嘴的,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,也戴着两个金戒指,一个大玛瑙的,一个带钻的。吸口冷气,她开始拼命地往下拔,拔是拔不出来的,已经长一块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唠叨着,叽叽咯咯地,东北的女人都爽快,也都土气,没什么好词语,夹着诨话,扔着土嗑,有一搭没一吊的,闲着没事也蹦坑。接着就困了,也就散了。她回她的呼兰河,我睡我的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