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山的博客

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作品除特殊著明外均为原创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正月十五(原创)  

2009-02-17 14:13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正月十五

       月亮很圆很大,我和婆婆手拉着手,涌入逛街的人流。正月十五,是一定要上街的,传说元宵夜出去走走可治百病。
      
感觉中,小时候的元宵节,好象更有乐趣。那时候,市里年年举办大规模的灯会,正月十五到十七,一摆就是三天三夜。有经济实力的企业,都早早忙起来了,谁也不愿意怠慢。上一年得第一的呢,还想继续保持霸主地位,没得着名次的,就更是十个头儿地不服气,热火朝天地准备着,憋足了劲要在灯会中拔个头筹。小单位呢,就年年搬出旧花灯,改头换面,也图个热闹喜气。
      
姑夫是某厂的电工,每年他都和几个同事,提前一个多月,就开始设计安装调试。每想到一个好创意、好点子,那是既有面子又有奖金的。花灯展览的时候,他就穿上厚厚的军大衣,嘶哈哈地撮着手,跺着脚,彻夜不眠地守在他设计安装的彩灯前,象个骄傲的将军。
      
盼啊,好不容易捱到那一晚。表哥领着我们姐妹,都穿上干净鲜亮的花棉袄,一个拽一个地去逛花灯。我们呼呼地喘着热气,东瞅瞅西望望,走啊!走啊!就象有使不完的力气,步子紧着倒蹬,从一马路北头一直走到大南头。你看吧,人山人海的,花灯焰火,满眼是看不够的好风景。要是赶上雪花飘飘就更乐了。正月十五雪打灯,在我们看来,是老天爷给小孩子最大的恩赐。雪花丝丝凉凉地钻进脖梗子,掉到嘴里的,就很快化掉。我们鼻子尖都冻得通红,套帽上全是霜,连眼睫毛也白花花地。可我们不觉得冷,这些北方长大的孩子,从小就喜欢雪,更喜欢雪花洒在花灯上,劈劈啪啪的声音,也增了情趣,也添了欣喜。
      
有的花灯,样子不算精美,却心思巧妙,设置了许多小古怪,比如写上对联,填上谜语。有的是繁体字,急性子的就巴巴地念了出来,可是偏又卡了嗑,脸蛋涨红地小声去问别人——这是什么字啊?同行的也囫囵着随便给他个提示,错也错了,丑也丢了,惹得哄堂笑了的时候也是常有的。猜谜的,则挠着脑袋,若有所思,往往是烦了,赌气走开。
      
大型花灯前,就更热闹了,音乐轰鸣,大喇叭高声响着,甜美声音的女播音员,鼓吹宣传着本厂产品,敢情是跑来做广告了。
        
远远地,人群就蜂拥而至冲过去,拼命往前挤,大家都热烈地讨论着,盘算哪个花灯能得到今年的大奖,一会觉得这个好,一会又认为另个更优秀。表妹坚持着她爸爸做的花灯最好,我就说妈妈厂子的才是真好,最后,达成一致意见,并列第一,我们几个都满意了。
        
逛完花灯,意犹未尽,我们还会举着几串糖葫芦,到当时的艺术剧场,也就是现在的200吧买电影票。表哥最大,钱都他揣着,他就和卖电影票的阿姨,拼命解释,她,还有她,都太小,不该买票,争争讲讲地尽可能少买两张。大家都弯着腿,低着腰,想矮一点,更矮一点。
       
美美地看上一场电影,出了电影院,就溜进路边的食棚子,坐在矮矮的小板凳上,热腾腾地吃上一碗馄饨,嚷着再加点辣椒,添点香菜末。馄饨真是香啊,辣丝丝地直浸到嗓子眼,烫到胃里。眼泪鼻涕就不争气地流下来。也来不及擦,往袖子上那么一抿,漂亮的花衣裳就白了几条,很快就硬硬的了。心疼衣服的,就咂咂嘴,不在乎的就索性更肆无忌惮,大不了回家挨顿骂,也惯了,都不在意。  
      
前半夜,大人们嫌闹烦,眯在家里看电视,黑白电视机也不是家家都有的。姑父自己装了一台,9寸的,样子怪怪的,一根硕大的天线杆子,直冲上了天。电视效果是差了些,围着满屋子的人,炕热,屋子也热。
     
到了深夜,看灯的人渐渐少了,爸爸该出动了。他骑上他那台28的永久自行车,前车梁子一个,后货架子一个,驮着我和妹妹,再走马观花,从过把瘾……
婆婆推了我一下,把我从记忆中拉回现实。“你看,你看,这些小灯,哎呀,真是好看,一眨一眨地,还啥色儿都有呢”,她竟然嚷了起来,象个小孩子。
        
广场上人挨着人,人挤着人,全四平市的老百姓好象不约而同,都选择了广场这块风水宝地。唱戏的、唱歌的、跳街舞拉丁舞的、放风筝的、锻炼玩器械的、走圈的……,虽然司空见惯的场合,这天晚上却因着大月亮、烟火、元宵,更逞了疯地卖弄。
       
婆婆这回有点眼神不够用了,顾了头顶,忘记了脚底,一脚踩空就摔那了。碰巧她还拉着我的手,我也就顺势压过去,娘俩嘻嘻哈哈地站起来。婆婆穿了新买的短大衣,边拍打边心疼地嘟囔——就这一件好衣服……
     “
快看,快看,扭大秧歌的!婆婆拽着我就跑,这步子一下轻快了许多,还得轮到我喊她慢点、慢点。
      
婆婆特别喜欢热闹,屯子里来唱戏扭大秧歌了,她是阵阵不拉,追出老远去看。婆婆是头一次在城里过正月十五,也能在城里开开洋荤,看看咱城市的风貌,婆婆自然是挺高兴。虽然公爹死去也才两个月,婆婆倒很想得开,她知道活着的人要开心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对死去的人也算是种告慰。所以她不会哭哭啼啼的,而是要享受节日的快乐。
      
我们从秧歌队伍的尾巴,一点点挤到了鼓乐队附近,推开人群,钻到了最里边。看啊!击鼓的镇定自若,站在那就是一面旗帜;吹唢呐的,鼓着腮帮子,好象吃奶的劲道都使出来了;敲锣的,洋洋得意……
扭大秧歌的,是一群美滋滋的老太太,还夹着两个老头子也描眉打鬓地夹在中间,穿着裙子滥竽充数。他们衣裳光鲜,是统一订做的。头上还戴朵花,左手舞着扇子,右手擎着灯笼,有点类似于八仙过海的蓝采荷。他们站着排,由吹哨子的人引领着,变换着队型。舞得确实认真,我看得却不尽兴,总觉得站着排扭秧歌,象欠了些什么。倒是队伍后面的几位,逗得大家是眉开眼笑。
         
跑旱船的和骑毛驴的两个老太太,忽紧忽慢,扭得正欢。摇着鞭子、赶毛驴儿的是个小丑扮相的老头,头上扎个小辫,脸上擦着粉,堆着痴憨的笑,歪着嘴巴装傻子。毛驴儿是越颠越欢实,越跑越快,赶毛驴的可有点吃不消了……驭、驭地喊了起来。只见毛驴儿撂了个蹶子,就把老头踢倒了。老头坐在地上生上了气儿,越想越气愤,索性又蹬腿,又耍泼,哭哭啼啼不起来。毛驴儿见主人发了脾气,就收敛了性子,用驴嘴去蹭老头的脑瓜顶,竟然和主人撒起了娇。老头破涕为笑,一咕噜爬起来,和老太太亲亲热热继续赶毛驴儿。另一个老头,从地上拣了朵花,放在鼻子下装模作样做痴迷状,突然转过身子,冲着观众抛上了媚眼,喀嚓喀嚓,电力十足……
我越看越开心,也踩着点子,原地蹦起了秧歌步。婆婆学着我的样子,脚小心翼翼地迈着,手也犹犹豫豫甩了几下,敢情她也想扭啊!我们相视一笑。
      
硕大的烟花一朵接着一朵,在天空绽放,红的、绿的、蓝的、紫的……就象张张笑脸。声音这个响亮啊,惊天动地的,好象是打算把老天爷的宫殿震塌。我们捂上了耳朵,可又不舍得不听,一年就听这一回,响就响吧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